星云月辰

桃李春风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灯。

【楚留香手游同人】最喜人间烟火

#我就是喜欢看看日常
#江湖嘛,要荡气回肠快意恩仇,也要小桥流水儿女情长
#私心加个楚胡tag

江湖上最近没有什么大事,甚是平静祥和。是以听说了大明最好的昆曲班子要在金陵的玲珑坊搭戏台时,闻风赶来的少侠们几乎踏破了门槛。一时之间,金陵票贵,千金难求。

又幸逢香帅写信邀请众人,大家便都聚在这秦淮河畔,共赏美景佳剧。

“今儿个唱的是什么曲儿?”
“听说是牡丹亭呢。”
“诶呀,那真是了不得。”

武当的道长进门听了这话,忙不迭地拽了拽身后东张西望的华山少侠。“别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,赶紧找个位子坐下要紧。”

“是是是,这就来。”

望过去,香帅已经包好了座位,正笑眯眯地喊众人过来,寻个空坐下,众人便聊开了。

隔壁的点香阁似乎也得了闲,一众人溜过来看戏。

蔡居诚靠着栏杆,倒有些小女儿姿态,被看不下去的怜花拍了下去,气的他又砸了几个杯子,欠的账更多了,一阵鸡飞狗跳。

林仙儿张罗着听完戏晚上请大家吃火锅。

琴可情跑去后台询问新的曲子曲谱。

翠浓专心致志地听着戏,似乎感同身受颇有慨叹。

宽阔处的桌椅旁,香帅和胡铁花打赌要把对方灌倒,比谁先是老狗钻桌。

金大小姐竟也屈尊来了这烟花之地,和下山的华真真高亚男讨论着剧情,意外的很是和谐。

下了船来的三个姑娘凑成一团,嬉闹着不知又在打什么鬼点子。

怜花望着成双成对的少侠们,露出了欣慰的笑容,并开始怀念某个云游四海的傻蛋。

道长倚着华山,缩在位子上晒着下午的暖阳,昏昏欲睡。

而旁边的华山早就伴着咿咿呀呀的唱腔,打起了瞌睡。

“原来姹紫嫣红开遍,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,良辰美景奈何天,赏心乐事谁家院,朝飞暮卷,云霞翠轩,雨丝风片,烟波画船,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!”

最喜人间烟火,怎敢负,春秋几度。

一时间的抽风脑洞

       “陕西西安,陕西西安,最大日用厂,华山日用厂倒闭了!王八蛋师兄吃喝嫖赌,在金陵嫖娼欠下了3.5个亿,带着他的小道长跑了。我们没有办法,拿着产品抵工资。原价都是三百多、二百多、一百多银两的十年不断头绳、耐用拖布墩、结实扫帚, 通通二十铜钱,通通二十铜钱!王八蛋师兄,你不是人,我们辛辛苦苦给你干了大半年,你背弃师门,你还我卖艺钱,还我卖艺钱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来自华山师姐师妹们撕心裂肺的控诉

情不知所起

华山:“你知道……”
武当:“我不知,也不能知道。”
华山:“你总该知道‘慧极必伤’。”
武当:“可你也明白‘情深不寿’。”

#瞎写的对话
#一股琼瑶风我死了算了
#有时间大概会把它补全写出来(别想了,没人看的)